Bodysitter|十九

十九|a hazy man|Halcyon

其實上個月最初接到Emery的委託時,我有些猶豫,因為他無論是在電話還是視頻中狀況都不太穩定。所以他來到Bodysitter的那個下午,我決定陪Azure一起接待他。

Emery有著淺灰色的自來卷,180左右的身高,挺拔而幹練。深藍色正裝背心裁剪得體。在我看來,這樣的身型幾乎沒有需要改善的餘地,甚至有點過於瘦削。可是仔細端詳時,就會發現他眼中壓抑著的恐懼和不安⋯⋯這個人,好像一團隨時會消散的霾。

一旁的Azure看完檔案,首先打破沈默,輕柔地問:「Emery,我們知道你有將近兩年的催吐史,對嗎?那⋯⋯為什麼現在決定來這裡呢?」

「因為⋯⋯遇到了不想錯過的人。和他在一起,我覺得自己所有的罪孽都能被寬恕。但是唯有暴食催吐這件事,我無法向他坦白。隨著最近開始同居,我越發覺得自己要被暴食的慾望吞噬了⋯⋯」Emery慢慢地,好像吞嚥砂礫一般艱難地陳述著。

「同居時的一日三餐能正常進行嗎?」

「正常⋯⋯僅限於和他在一起的時候。一旦他不在我的視野,我體內的巨獸就甦醒了。進食這件事⋯⋯真的很可怕。」Emery將頭埋在手心,抓著灰色捲髮的手顯現傷痕累累的指節。我轉頭看Azure,她對我輕輕點頭,神色哀憐。

「我會在他睡著的時候偷偷去吃東西,然後全部吐出來。為了避免他發現家裡的食物減少,我甚至會偷偷買食物藏起來⋯⋯這樣下去他總有一天會發現的。他非常擅長做菜,可是他永遠都無法知道我面對美食時的掙扎和痛苦。一旦食慾捲土重來,我無一例外會敗給自己的懦弱和貪欲。每次在清空自己後,我都希望餘生可以不用進食。如果可以擺脫食慾,只靠營養錠活下去,會多麼自由⋯⋯請⋯⋯救救我。」

Emery像是用盡所有勇氣般說出這番話,抬起頭用泫然欲泣的眼睛看著Azure。

Azure走到他面前蹲下身,將手輕輕放在他的手臂上,說:「不用擔心,我們治療過很多暴食症患者喔。你只需要好好睡一覺,醒來後,一切都會好起來。」她的眼中閃爍著篤定。

而我默默握緊了檔案夾,因為Emery確實是Bodysitter運營以來第一例暴食症患者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