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dysitter|十七

十七|the fridge|Azure

凌晨一點的大理石地板應該是冰涼的,但奇怪的是,除了體內的灼燒感,我什麼都感覺不到。

赤腳輕輕走下樓。廚房空無一人。Doctor平日習慣將剩餘的料理和食材細心收在冰箱和櫥櫃,所以流理臺總是一塵不染(廚房大概也是她的戰場吧),可食物的香氣依舊浸透在木頭的紋絡,磁磚的縫隙,窗簾的纖維裡。即使不開燈,藉著月光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冰箱的輪廓。發出輕微轟鳴聲的冰箱,似乎在閃閃發光。我不自覺吞嚥了一下唾液。

為什麼我現在會站在這裡?剛要思考的時候,右手已經下意識打開了冰箱。我深吸了一口氣,思緒便被食物繽紛的氣味擄走了。蘋果酒,酸橙果醬,焦糖布丁,家庭裝的cream cheese,早餐的水果撻,午餐剩下的意粉,番茄醬汁和蘑菇湯,還有Doctor為了明天做松露巧克力提前冷藏的Ganache。

我端出Ganache的盤子,撕掉保鮮膜。晚餐後剛做好的,香草精,楓樹糖漿,淡奶油和巧克力的混合物就迫不及待散發出繾綣的香氣。我下意識伸出手指將半凝固但依舊綿軟的巧克力漿送進嘴裡,感受甘甜在口腔溫柔地逡巡,融化,順著食道緩緩下滑。胃裡的灼燒不可思議地平息了。

Doctor做的甜品總是這樣嗎?為什麼我以前不知道半成品也可以如此美味⋯⋯我打開櫥櫃,拿出白吐司,和Ganache配在一起,一片接著一片吃下去。每咀嚼一口,甘甜的味道都讓我忘記周遭的一切。幾分鐘後,看到麵包的紙袋空空如也,空虛感瞬間便將冷汗逼出來,我夢遊般折返冰箱。

等回過神的時候,小小的冰箱下層已經幾乎空掉了,而餐桌上一片狼藉。胃部傳來越來越明顯的刺痛,胃裡平息下來的灼燒感開始轉移到皮膚上。呼吸變得越發短促,好像肺的容量被胃部挪用了,再也沒有餘力代謝新鮮的空氣。

我聽著自己越來越快越來越重的心跳,癱坐在椅子裡,不知所措。

這時腦內傳來聲音「時間到了。去吧。」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